揭秘桑德·皮采,移动领域最有权势的人是怎样炼成的

作者:zl001 来源:探索宇宙网编辑整理 2019-05-15 16:43:03

《彭博商业周刊》日前发布文章称,在去年接管Android业务之后,桑德·皮采(Sundar Pichai)已成为全球移动产业最位高权重的人。他的一言一行可战略,将会给移动产业构成深远影响。不过不同于前一位Android业务负责人,皮采更 具有亲和力,更愿意同谷歌各部门展开合作,更希望处理好与硬件合作伙伴及开发者之间的关系。以下为文章全文:

在今年1月拉斯维加斯举行的国际消费电子展中,三星电子为其平板电脑推出了一款名为“Magazine UX”的新软件。这是一个修订版的用户界面,有点类似于杂志目录,能够让用户通过点击直接进入视频和文章。制造商通常会使用自己的设计对Android操作系统进行调整,Magazine UX也不例外。这个新的用户界面似乎并未取得任何突破,只不过看上去更直观一点,也不会引起外界太多的关注。

但是三星电子的这个新用户界面,却惹怒了开发并管理Android操作系统的谷歌。Magazine UX隐藏了谷歌应用商店Play Apps等来自谷歌的服务,并要求Android用户和应用开发者掌握一整套全新的三星设备习惯。三星电子的这种做法,显然是把谷歌打入了冷宫。

解决Magazine UX问题的任务交付给了圆滑、机智的谷歌信任Android部门负责人桑德·皮采(Sundar Pichai)。皮采随即与三星电子联席CEO、移动业务主管申宗均(J. K. Shin)在拉斯维加斯的永利大酒店、谷歌山景城总部,以及2月份在巴塞罗那举行的全球移动大会中举行了连续性的会谈。皮采表示,他们就两家公司错综复杂的命运展开了“坦白的对话”。最终的结局,是三星电子同意对Magazine UX进行调整。作为开启合作新纪元的信号,两家公司还宣布签订了专利授权协议。皮采对此表示,“我们如今能够就用户体验展开比过去更紧密的合作。”

现年42岁的皮采出生在印度,十年之前他还只是谷歌的一名产品经理。皮采当时负责的业务,是位于谷歌首页搜索框右上角的浏览器。正是皮采说服谷歌三巨头带着Chrome精神饱满的发起浏览器大战,不仅让Chrome成为互联网最流行的浏览器,而且也让廉价笔记本电脑Chromebook产品线搭载了Chrome操作系统。皮采在2011年接管了Gmail和Google Docs的工作。2013年,谷歌首席执行官拉里·佩奇(Larry Page)让他开始负责Android业务,皮采也成为全球科技产业最位高权重的高管之一。佩奇评价皮采说,“他拥有渊博的技术经验,伟大的产品视角,惊人的企业家天赋。这是一种稀有的结合,让他成为了优秀的领导者。”

双刃剑

谷歌一直没有对外披露过Android的盈利问题,市场分析师也一直很难对此做出预测。不过对于2013年营收达到600亿美元的谷歌而言,Android操作系统可谓是至关重要。Android目前已在全球的12亿部设备中运行。它把用户带到了谷歌高利润的搜索和地图服务业务当中。谷歌的搜索和地图服务同时也被搭载苹果和微软操作系统的手机所采用,只不过谷歌需要向这些公司提供使用费。越多的用户使用Android操作系统,谷歌就能够获取更多的营收。

管理Android可能是谷歌最艰辛的工作。每一家加入Android阵营的手机制造商,均必须权衡公司与谷歌的利益。作为一款开源操作系统,任何人均能够使用Android的代码。谷歌虽然向设备制造商免费提供最新版的Android,但是依据双方签署的协议,制造商必须突出谷歌的盈利服务--特别是其搜索和地图服务,而制造商自己的品牌和服务则必须处于次要地位。


2013年移动操作系统市场份额

三星电子并非是唯一一家与谷歌建立如此复杂关系的公司。包括最近推出自主品牌手机Fire的亚马逊,以及诺基亚均在产品中使用到了定制化的变形版Android,并完全脱离了谷歌的服务。虽然LG电子和HTC也同谷歌签署了合作协议,但上述两家公司几乎从Android设备中赚不到什么钱,而且在智能手机市场的份额也是微不足道。与此同时,开发者抱怨称Android的生态体系过于复杂,特别是与iPhone和iPad的单一环境相比,为该操作系统开发各种不同版本的应用难度相当的大。

即时通讯应用开发商Emu联合创始人戴夫·费尔德曼(Dave Feldman)表示,“Android的开放性和灵活性犹如一把双刃剑。因为运营商和制造商能够对Android进行修改,因此为各类不同版本的Android开发应用所投入的时间,要远远超过iOS。对Android而言,这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苹果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Tim Cook)在本月举行的苹果全球开发者大会中就把Android形容为一个“有毒的地狱炖汤”,破碎且易受到安全攻击,虽然运行在众多不同类型的设备当中,但却未把最新的功能提供给用户。对于Android的安全特性及其与开发者的关系,皮采冷静的做出了回击,不过皮采的说法更像是令人羡慕,而非是进行狡辩。他说,“苹果每天睡起来就想着设备,想着软件,想着‘应该给芯片制造商打个电话,告诉他们自己需要什么样的芯片。打造一个平台并让足够多的人正确的使用这个平台,虽然结局会很完美,但自身带来的压力也会非常大。’”

皮采的大学同学回忆说,他就像是外交官一样随和、具有亲和力,这与自负、无法接触的科技产业高管的典型形象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曾与皮采共事8年的副总裁凯撒·森谷普塔(Caesar Sengupta)表示,“想要在谷歌找到一位不喜欢皮采,或是认为他是另类的人非常困难。”

皮采本人谦逊且说话温柔。如果没有细心的呵护,Android的未来或许就像最近他带着11岁的女儿在夏威夷学习的冲浪课程一样:看上去他就要首次取得成功了,却又狠狠的被浪打翻。在谷歌山景城的会议室以及旧金山办公室进行的一系列采访时,皮采显然是精心准备了自己的发言,因为大量的段落最后都会使用到“内在化”(internalize)、“等等”(et cetera)这样的词汇。最近新长出的零星花白胡须,为他的娃娃脸增加了几分庄严。皮采说,不挂胡须能够节约时间,“反映出他要负责任的心理状态。”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需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