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向低调神秘的华为公司创始人、总裁任正非今日首次接受了包括凤凰科技在内的国内媒体采访,回答了关于公司管理理念、价值观、管理哲学、股权、接班人等多个问题。

 

  任正非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华为的核心价值观只有一个原则,就是“以客户为中心”。任正非解释道,“华为之所以崇尚“以客户为中心”的核心价值观就是因为只有客户在养活华为,在为华为提供发展前进的基础,其他任何第三方(包括政府)都不可能为华为提供资金用于生存和发展,所以,也只有服务好客户,让客户把兜里的钱心甘情愿拿给我们,华为才有可以发展下去的基础。”

 

  任正非说,“华为的价值和存在的意义,就是以客户为中心,满足客户的需求。我们提出要长期艰苦奋斗,也同样是出于‘以客户为中心’这样一个核心价值理念,坚持艰苦奋斗的员工也一定会获得他所应得的回报。”

 

  “而华为之所以时时刻刻提倡危机意识,是为了防止公司泡沫化。”任正非说,所以我们需要危机管理,需要思想家,而思想家的作用就是假设,只有正确的假设,才有正确的思想;只有正确的思想,才有正确的方向;只有正确的方向,才有正确的理论;只有正确的理论,才有正确的战略。

 

  在谈及华为与媒体的关系时,任正非表示,我们对媒体的要求是,不要改我们的东西,不要曲解我们的意思,但可以批评。华为不怕批评,不怕批判,不怕反对,包括在内部,每天反对高管团队的声音都有很多,华为也一直强调通过自我批判实现公司发展的方法论。

 

  此外,任正非在解释自己一改过去低调作风,接连在法国、英国和深圳接受媒体采访的原因时说,“华为走到今天,一直坚持‘以客户为中心’的价值观,也一直在不断的开放、妥协。外界关于华为公司内部的各种猜测,华为公司在舆论中的神秘色彩,在某种程度上,会影响华为公司为客户服务的理念与效果,所以我们决定逐步开放,透明,让大家看看华为神秘面纱背后的‘小黑屋’到底是什么,其实,什么都没有。”

 

  而关于自己在外界的神秘形象,任正非则笑称,“我没有什么神秘面纱,只有满脸皱纹。另外,我觉得我还很年轻,还是个70后(任正非现年71岁)。”

 

  任正非也解释了华为为何坚持不上市的原因,任正非说,“华为如果上市,大量资本进入公司,华为需要对现在的架构进行多元化的改变,但这会打破20年来华为在管理上的努力和付出,而且华为也没有资金压力,也明确了自己合理的扩张边界,所以华为没有上市的实际需求。况且,上市会造富一大批公司员工,这可能会让我们越来越怠惰,失去奋斗者的本质色彩。另外,我不敢说华为永远不上市,但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华为不会上市。”

 

  对于美国,任正非说,美国是华为学习的榜样。它先进的制度、灵活的机制、明确清晰的财产权、对个人权利的尊重与保障,这种良好的商业生态环境,吸引了全世界的优秀人才,从而推动亿万人才在美国土地上创新、挤压、井喷,这种力量是很惊人的。

 

  “但美国打压华为,其实涉及的是中美竞争关系,美国打压的不是华为,而是中国。”任正非说,“中国越强大,美国就越打击。打击不是抽象的,看好一个苗头打一个。其实美国打的不是华为,是中国。因为美国不希望中国变强大,总要找到一个具体着力点。所以我们认为困难也是会存在的,而且我们也不知道接下来的困难还会有多大,就是努力前进,自己想办法如何去克服。”

 

  对于华为的接班人,任正非说,“华为的接班机制,之前都讲过很多了,我所要再强调的一点就是,我所有的家人都永远不会进入这个行列,我们家永远不会进入这个行列。”

 

  任正非表示,关于接班,华为的轮值CEO制度是我们最终想找到一个机制,但现在我们还不知道这个机制是什么样子。君主立宪制使英国稳定了三百五十年,是否会对华为的机制有所启发,现在还不能肯定。

 

  “我现在在公司所处的位置,是行使否决权,我没有决策权,已经实施了很多年……每一个轮值CEO在独立执政期间,完全是公司的一把手,现在他们已经有很大的独立承担能力。”任正非说。

 

  在谈及个人信仰时,任正非表示他信仰我们的国家。任正非说,“我们曾经认为资本主义社会是可以极大地解放生产力,但是我们发现,社会差距扩大以后,出现的问题,也使发展停滞。中国三中全会正在走一条正确的路。美国、欧洲、中国三大板块谁先崛起,以前我们也想不清楚。现在想清楚了,中国一定会先崛起。中国最近遇到的是中短期转型困难,长时间一定会解决的,后面会越来越发展强劲。”

 

  “社会一定要发展,发展需要差距,火车头需要动力。但发展的目的是社会共同进步。”任正非表示。

 

  除以上内容之外,任正非还对中国经济社会环境、互联网、公司管理与治理等多个问题进行了回答。为真实还原任正非与内地媒体交流的具体内容,凤凰科技特采用对话体的形式予以展现,以飨读者。

 

  谈公司管理

 

  记者:几年前来华为专访费敏,第一句话是华为不差钱、华为不上市,第二句华为不宣传。从企业总量来看这是是不对称的,所以华为在外界来看很神秘。最近投放一些广告,立意是向李小文院士学习,代表了公司什么意图?

 

  任正非:大家都说要揭开神秘面纱,其实揭开后一看有什么呢?满脸都是皱纹。华为也不是不想宣传,虽然我们有450亿美元销售收入,但过去却只有350个客户群,如果定向宣传成效会大得多。

 

  如何对客户定向宣传呢?当利比亚战争发生时,我们没有撤退,当地员工自己分成了两派,一派支持政府,留在了的黎波里;一派反政府就去了班加西,各自维护各自地区的网络。中间交火的地区的网络,就由华为的员工维护。我们不怕牺牲,用实践说明了我们对客户的责任。维护网络的安全稳定,是我们的最大社会责任。当日本3.11地震海啸发生时,福岛核泄漏,我们员工背起背包,和难民反方向行动,走向海啸现场、核辐射现场、地震现场,去抢修通信设备。当智利九级地震发生时,我们有三个员工困在中心区域,当恢复通信后,他们打来电话,接电话的基层主管也是傻的,说地震中心区有一个微波坏了,要去抢修。这三个员工傻乎乎地背着背包,就往九级地震中心区去抢修微波。逆避险的方向,去履行自己的责任。对客户,华为已经做了全世界最好的广告。因此,在信息安全被炒作得一片火光中,客户还是信任我们,现在华为还在增长。

 

  记者:你也经常讲华为管理问题上的不足,但媒体心目中,管理还是华为的法宝,支撑华为发展到现在的规模。您认为华为管理不如西方的地方,以及华为管理的特色是什么?或者说,您认为华为管理的优劣势是什么?

 

  任正非:你没注意到我今天讲演的主题,是在批判不要片面地理解“蓝血十杰”,我们要避免管理者的孤芳自赏,自我膨胀,管理之神要向经营之神迈进,经营之神的价值观就是以客户为中心,管理的目的就是多产粮食。

 

  “经营之神”的目标是为客户产生价值,客户才会从口袋里拿出钱来。我们一定要把所有的改进对准为客户服务,那个部门报告说他们哪里做得怎么好,我要问粮食有没有增产,如果粮食没有增产,怎么能说做得好呢?我们的内部管理从混乱走向有序,不管走向哪一点,都是要赚钱。我担心我们的管理若陷入了孤芳自赏,结果就会是呆滞。我并没有说我们已超越了西方,还是依托西方的管理。

 

  记者:第一,机场有很多书,最多的就是华为和阿里巴巴。书里总结了很多华为的成功经验,但也是雾里看花,总结的成功经验放在任何一个企业也是适用,你说的无论是望星空还是打仗,最总还是要打粮食,除了这么质朴的管理思想还有没有其他的管理思想?第二,你还很谦虚地提到华为存在很多问题,但我们看来,华为是很有竞争力的公司。现在您要带领华为成为一个行业领导者时,华为面临什么挑战?

 

  任正非:第一,社会上有很多写华为的书,我没有看过。这些书只要有人看、有人买,他们能赚点钱,也是我们对社会的贡献。哪怕是骂我们的书。人们的思想是一点点被影响的,如果能影响一部分人也没什么坏处。就像互联网,我们要看到这些年文化的进步,互联网的正能量还是很大的,不要总看它负面的。这些书多数还是正能量,我们是要肯定的。但和我们没有一点关系,赚的钱也没有分给我们。

 

  我希望通过你们向媒体们转述我们的观点:无论媒体是否理解我们所写的文章,别改动我们的原文,可以评论和批评。有些对我们批评很厉害的文章,我们在公司内部都会转发,让大家听听正面和负面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