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14日上午,由《浙商》杂志社、浙商全国理事会主办的“2014浙商大会暨移动互联网峰会”主报告会继续在杭州举行。

在主办方回顾完马云、陈天桥、丁磊等中国互联网中的浙江军团光辉形象后,一位大胡子花白的美国人站到台中央,全场掌声、目光都投到了这位被称为“硅谷精神教父”的凯文·凯利身上。

这位被业界称为“互联网预言帝”的学者,20年前凭借一本《失控》,成功预言了如今互联网领域绝大多数的业态和产品。而他的一些超前思维,也被斯皮尔伯格等好莱坞导演运用到《黑客帝国》、《少数派报告》等大片场景之中。并且,他还娶了位中国裔的太太,会说“你好”开场打招呼。

“如果在200年前,你开一家轮船公司,你是选择规模大、稳定性好、航程长的帆船,还是选择规模小、稳定性差、航程短的蒸汽船?”凯文·凯利的第一个问题看似和移动互联网毫无关系,但却最生动地表达了演讲的主题——颠覆性技术,谁也不看好的蒸汽船最终打败了帆船,改写了人类历史的进程。这样的故事同样正在互联网世界发生着。

小公司如何挑战大公司

颠覆性来自边缘产业

凯文·凯利在很多场合,都喜欢举蒸汽船的例子。他说,在蒸汽船出现之前,依靠自然力量远行的帆船已属当时顶尖的制造技术,而当第一艘造价昂贵、外表“迷你”的蒸汽船面世时,把控着市场和资源的帆船公司对此嗤之以鼻。帆船公司都忽略了一个事实,千百年来船只能顺流而行,但蒸汽船却能从下游走向上游。随着技术的成熟,蒸汽船造价逐步下降,帆船公司的利润不断压缩,在前者出现半个世纪之后,蒸汽船将帆船挤出了市场。

随后的一连串案例,凯文·凯利列举了人类制造业的历史,无论是底特律制造基地的汽车巨头们对日本本田、丰田等不显眼小公司的轻视,还是微软用软件打败了硬件公司IBM,谷歌用搜索和服务战胜了微软。

那些具备颠覆特质的创造者们,在成长的起点都充满坎坷,但他们都从全新的角度出发,重新定义技术。最终,那些原本领先的巨无霸们纷纷沦陷。

抛出这么多案例,凯文·凯利实际上想给台下的浙商回答一个问题:小公司如何挑战大公司,颠覆性的技术从何而来?

答案就是颠覆性的技术往往从边缘开始发酵,挑战者往往产生于边缘产业。

为什么呢?因为这些颠覆性技术在初期总是质量低、风险高、利润薄、不被市场认可。

凯文·凯利给出了自己的解释:“大公司不愿意进入这样的领域;而缺乏资金、市场等资源的创业型公司却别无选择,只能在这些领域耕耘。”凯文·凯利认为,对已经成功的公司而言,要从神坛上下来,重回“困境”尝试一些并不完美的产品,几乎不太可能。

互联网大潮中国如何破局

社交网络效应将颠覆格局

在近2个小时的演讲中,凯文·凯利展示了近200页的PPT。他鲜明地提出了基于移动互联网,将会具有颠覆性力量的技术。

这些“神器”包括大数据、量化技术、追踪设备、可穿戴设备、网真技术、无所不在的屏幕、3D打印技术、人工智能,以及电子货币。

对于浙江乃至中国的诸多互联网创业者而言,他们更关心的是,未来还有机会吗?“将来谁能颠覆谷歌和苹果?”凯文·凯利在演讲中自问自答式:“是Facebook,Dropbox?还是腾讯、阿里巴巴?”

凯文·凯利在他的一张PPT上就鲜明地标注,中国有可能将在3D打印技术上成为全球领军企业,这当然与中国目前制造业大国的基础相吻合。

而对于中国互联网的未来,凯文·凯利给出了更充满信息的答复:中国互联网的潜力比美国大得多,他坚信社交网络效应将带来更大的颠覆性技术变革。而中国恰恰拥有全世界最多人口,社交效应的发挥将给移动互联网的格局带来无限的想象空间。腾讯、百度、阿里巴巴的成功,只是开始。

凯文·凯利还开玩笑说,过去都是中国模仿美国的互联网技术和应用,现在美国很多产品和技术,还要先看看中国模式。

在演讲行将结束时,凯文·凯利鼓励在场的每个听众:“你必须要经常去相信不可能,属于20年后的最伟大的产品还没有被发明呢!”

“你还不晚!”凯文·凯利将当天的演讲终结在了这样一张PPT上。而正当所有人都低头用心记录时,他却又“顽皮”地补充了一句:别相信任何我说的,你得自己去发现。

记者:中国互联网一直在巨头阴影下,从最早的三大门户,到现在的“BAT”(百度、阿里巴巴、腾讯)。创业者们如何摆脱三大巨头的掌控阴影呢?

凯文·凯利:从短时期来看,巨头们的这些收购等行为,都是自然产生而且很好的方式,这会促成巨头进一步成长,推动中国互联网的进步。但从长期来看,这样的局面不会维持很久,5年之后,自然会有一些被巨头轻看的边缘化公司,会逐渐壮大来颠覆目前的格局,这样的局面是不可避免的。

记者:类似于“BAT”这样的巨头企业,有没有什么好办法避免被颠覆呢?

凯文·凯利:很多巨头企业都没有办法去避免被颠覆。在公司内部进行再次创业,这对于CEO而言是很难做的决定,成立新的团队做新的项目,并且这个项目对现有产品还产生直接影响,必须把自己有优势的部分摧毁掉,这很难很难。(追问成功案例,举了IBM的例子。IBM也是多次经过鬼门关,自我革命,最后尝试了一条做服务的路,到现在依旧成功。凯文·凯利给出的总结是,巨头要想持续保持领先,必须要学会自我颠覆。)

记者:智能手机领域,三星和苹果,哪个会最终胜出?还是,会像可口可乐和百事可乐那样占据一定份额长期共存? 

凯文·凯利:这个问题确实很难预测答案,我认为,苹果可能会在与三星的竞争中选择另外的战略,不会硬碰硬,类似于当年利用iPod最终实现智能手机的霸业那样。不过,乔布斯去世后,我不确定苹果的未来能否依然如此伟大。手机行业最大的颠覆绝对不是来自手机行业本身,而是它的边缘产业。

记者:作为互联网领域的预言家,您喜欢被高科技包围的生活,还是自然生活?

凯文·凯利:我家里有很多稀奇古怪的智能科技化产品,但是我家同样有个花园,我还会在花园里养鸡。对科技产品,我坚持追求产品价值的最大化,而数量上尽量减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