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07月21日报道:2006年11月25日,在北京回龙观一间小屋里,张宏涛、董冠杰、王永强三人面面相觑,他们没想到自己掏出来的10万元积蓄竟然打了个水漂。三人合计了一下,还得出去给别人打工。

  他们那时正在做一款视频语音聊天软件。虽然这款软件2006年上线一个月,同时在线用户就达到2万人,但他们却没赚到一分钱。

  图为呱呱视频社区副总裁董冠杰

10万元打水漂

  当初他们还是一腔热血。2003年时,张宏涛、董冠杰供职于UC。2004年7月,UC被新浪网收购,由于项目组未被新浪内部重视。张宏涛、董冠杰萌发离职创业的念头。

  2005年底,张宏涛、董冠杰两人离开新浪UC创业。考虑到在家没有工作状态,租办公室又是笔大开销。他们说服了一位朋友,将马甸的房子借给他们办公。“那时我们白天就去朋友家上班,晚上等他回家后才下班”。直到2006年3月,王永强入伙后,他们又将“战地”搬到王永强回龙观家中,“天天就在他家饭桌上上班”。

  当时,他们对进入即时通讯的领域比较犹豫,因为他们市场调研发现,那是块腾讯的蛋糕,其他人很难有所发展。

  而UC的烙印,又使张宏涛、董冠杰仍钟情于视频交互类应用。他们想摸索出一条路,不同于腾讯,一定程度跳出即时通讯的圈子。视频社区,成为他们的最终选择。创业之初,张宏涛、董冠杰并不看好个人娱乐市场,因为娱乐当时没有好的盈利模式。但专业领域,门槛又高,这对公司职员出生的张宏涛、董冠杰无疑是一道坎。

  思前顾后,张宏涛、董冠杰还是决定从个人娱乐入手。他们的思路是先将产品做出来,丢到华军、天空等下载站,看看用户的反应。如果用户喜欢,有用户了,再去升级它,在里面追加一些可能盈利的手段。

  2006年7月,“呱呱视频社区”第一版上线,主要还是通过服务器中转的方式为网民提供网络K歌服务。一个月后,“呱呱视频社区”同时在线人数达到20000人。

  20000人同时在线,却没让他们高兴起来。因为它吃掉了十几台服务器的带宽,吃掉了10万元启动资金,也吃掉了他们三人几乎所有的时间。

  “当时我们一点经验都没有”,董冠杰回忆到,带宽有限、视频就不流畅,用户不满就会找客服投诉,他们三个整天就是充当客服,没有时间做别的。

  撑不住的呱呱视频社区也开始尝试寻求投资。但他们辗转接触了几家风投后,发现对方都抱着“只想锦上添花,不愿雪中送炭”的心态,不想投资这么一个没有盈利模式,还整天花钱烧带宽的软件。

  “我们一下子陷入困境”,董冠杰后来将失败的原因归结于,他们没有做过企业,也没有创业经验。

P2P+增值服务 起死回生

  2006年11月25日,在北京回龙观一间小屋里,张宏涛、董冠杰、王永强三人面面相觑,他们不相信自己掏出来的10万元积蓄竟打了个水漂。三人聊到深夜,他们倒推到最初的设想,觉得当初的想法没错,视频语音这种互动形式相对立体,要比文字、图片的形式先进。

  后来,他们认识到问题出在自己身上,“我们太天真,没经验”,他们只是把创业当做一个爱好,而没有想到创业首先是做一个企业,企业首先要解决生存问题,必须有稳健的现金流。

  这次会议后来被他们奉为呱呱视频社区历史上的一次“遵义会议”。他们得出的结论是,“呱呱视频社区”可以继续走下去,但必须开源节流。

  为了节流,他们决定只留一台最高支撑2000人在线的服务器。张宏涛负责重新构建P2P架构,减少带宽支出。而开源的担子就落到了董冠杰身上,他负责去找赚钱的路子。

  弹尽粮绝,三人合计了一下,首先还得出去给别人打工。不过在工作之余,他们三人还是每天下班,每个周末,聚在一起研究呱呱视频社区。

  董冠杰说,他佩服张宏涛是个技术狂人。在2007年里,张宏涛一天能写1万多行代码。一年下来,呱呱视频社区的核心代码却只有6百多条,张宏涛多半时间都在优化代码。

  董冠杰也逐渐找到了赚钱的方法,摸到了一些门道,他发现一些增值服务能够让用户买单,譬如让用户在呱呱上实时在线送花、用户号码套红、申请特殊号码、视频特效、增加屏蔽垃圾信息,广告等功能。

  2007年12月31日,呱呱视频社区完成P2P构建。他们在原有房间旁新建了一个P2P模式的房间,让用户从原房间切入新房间,结果用户竟毫无察觉。他们意识到P2P的体验与服务器中转体验一样。待到凌晨12点,他们发现测试一次性通过,于是买来肯德基、啤酒庆祝了一番。

  董冠杰说,P2P成功了,就成功了一半。这意味着一台服务器中转只能支持2000人同时在线,如果采用P2P架构就可增加至2万到6万人,一台服务器就能做到了当年的水准。

  2008年5月31日,新版呱呱开始添加增值服务模式。6月份,呱呱视频进账10多万,7月份,进账翻番,之后呱呱视频社区一直保持盈利。

  2008年7月底,张宏涛、董冠杰、王永强再次辞职。在北京上地嘉华大厦租了一间办公室,开始公司化运营呱呱。

  对于2006年的失败,董冠杰仍有遗憾,“如果那时有商业模式,有投资,我们一下子就能冲起来,这个东西可遇而不可求”。

娱乐、财经两条腿走路

  2010年初,呱呱视频社区里出现了一批人,他们不唱歌,也不跳舞,他们只聊股票。他们向呱呱申请开通专属股票房间。但董冠杰当时认为,这与娱乐不太沾边。

  之后,随着申请人越来越多,呱呱视频社区开始关注这一群体。他们发现,这群人在炒股的时候,除了开启大智慧、同花顺等软件,还喜欢通过电脑与股民交流,自发成立QQ群,在群里讨论。在继QQ群后,他们又开始尝试使用视频语音的方式交流。相对于文字来说,视频语音更加直观和实时。

  董冠杰说,他们之前并没有太超前的想法,很多事情都在顺势而为。呱呱视频社区为了满足这一用户群体的需要,开始定制财经插件,将聊天室里的视频数从三个缩减到了两个,方便股民演示,并增加了k线图捕捉等功能。

  截至目前,呱呱财经版已有20万同时在线用户。不过,这种自发式的增长可能将会遭遇瓶颈,呱呱财经应该有所作为,更快地聚拢用户。而董冠杰也意识到,财经版要想做大做强,就不能你一言我一语,需要规范,做一个能给用户提供知识来源的场所。

  “中国股民欠缺炒股知识”,董冠杰将炒股类比为学车,“如果给学员一辆车,撞死就算了,没撞死就算学会,那就坏了。所以要有驾校,懂驾驶才能去开车”。

  董冠杰说他对呱呱财经也有一些初步的规划,他们下一步除了提供股民交流平台外,还将为股民培训,让中国股民通过这个平台学到炒股知识,掌握一定的知识,更能理性地炒股。

  董冠杰说,财经版首先会将用户群做起来,让用户觉得呱呱能够带来价值,之后才会考虑如何赚钱。“退一万步,我们到时还可以学习现有财经网站的成熟做法,卖广告,卖金融产品,卖软件,做活动”。

互联网非典型用户的魔力

  董冠杰说,提到互联网,人们想到的是微薄、SNS、电商。这些互联网用户大多为公司白领,受教育程度较高,喜欢去尝试新应用,但他们不是互联网的全部。

  “剩下来的干什么”,董冠杰说,他出生于一个小城市,那里每家都有电脑,人们不一定需要它,但它已经像老三样一样成为了一种生活必备品,成为潮流。父辈们除了上网看新闻、QQ斗地主、看电影,似乎缺少别的网络娱乐方式。而呱呱视频社区提供的平台正好切合了这部分人的需求。这部分人成为呱呱用户群的主力军。

  目前,呱呱视频社区同时在线用户已经达到40多万。这些用户的兴趣非常丰富,年轻用户将呱呱视频视为一种新潮应用,在上面唱歌跳舞。还有30岁以上的成年人,他们大多通过呱呱视频聊天、演节目和朗诵。

  “这些用户属于互联网中不太受关注的一块,属于非典型用户”,董冠杰说,正是这批用户支撑起了呱呱视频,他们基本每个月都会在呱呱视频社区有所消费。呱呱用户的在线峰值基本与作息时间保持一致,这是城市居民用户的一个特性。

  在董冠杰看来,这些非典型用户仍具商业价值,但目前针对这一用户群的互联网服务还不多。虽然这部分用户无法与游戏用户高位在线率相比,但他们都是成年人,具有支付能力,并且清楚地知道自己在为什么服务买单。(完)